你后才知酒浓

记录

周洲(星期五)

北方的小城,白天里风大阳光也暖,夜里就只是寒风,如果裹着羽绒服,骑一辆电驴,也会冻的发颤。还没元旦呢,真不知道该怎么过了。
六点左右,街上只有成对的。七点,街上只剩形影单只的,匆匆的。我停下来,眼睛上瞟看向一个地方。
会不会有人看见我,想我在想什么。

四通八达的小区,借着1楼和3楼声控灯的光芒窜上5楼,左手提溜一袋子东西,低头寻摸钥匙插孔,膝盖用力顶门,拧三圈听它喀嗒一响,跨进门的瞬间有点想笑:记起微信上老爸发的小视频,一个钩子从猫眼插进去勾里面的门把,稍稍一使劲儿门就被打开。如果我家被小偷盯上,他大概会直接卸锁。因为,开破门,需要技巧!

换鞋,洗手,煮热水,蒸大米粥,放点燕麦,等蒸饭煲那个杠弹上去,盛一碗,放点糖。实际上我还没坐到这里,我准备喝完后泡泡脚,大概就上床了。

评论